端阳五月

饿的时候才吃饭,爱的时候不必撒谎。

【东凯】大寒至暖

*rps预警,已捉虫。

*时刻敲打自己搞西皮要坦坦荡荡、光明磊落才能尽兴。

*你若觉得OOC,那都是我的锅。)

*****************************************************

在生活中,我从不惋惜过去,担忧未来,我只关心永恒的现在。准确地说,这就是幸福的定义。——米沃什《幸福》

[1]

王凯回国那天恰好是大寒,北京正下着雪。机场中央空调的温度总是偏高,和着广播里年轻温柔的女声,仿佛一个巨大的温室,隔绝了落地玻璃外的簌簌大雪,竭力挽留旅人的脚步,好让他们在软和的座位上再多待一分钟。但仍有人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像一只归巢的鸟,急欲挣脱这温柔的束缚,恨不得下一秒就扎入那兜头的寒意中。

胡苗跟在王凯身后,一双高跟鞋踩得“蹬蹬”作响。几个小助理大包小包地跟在后面,边气喘吁吁边暗叹苗苗姐果然厉害,脚踩十厘米高跟鞋还能同自家艺人的长腿争个高下。只是这分佩服还没来得及持续三分钟,他们就看见胡苗突然停下脚步,不住地小声抱怨王凯走得太快。自家艺人听闻后把腿一收,立刻转身倒回来给胡苗“陪罪”,顺便帮她分担了几个手提袋,即便收获了一枚白眼也依然笑意盈盈。

来接一行人的车子早早就在老地方等候,胡苗带着几个助理把后备箱和车后座填满时,王凯已经摘下墨镜和口罩,迅速钻入角落里一辆不起眼的空车。他降下大半车窗,按了按喇叭,胡苗回头就瞥见某人眼底几乎要飞起的小得意。

“大家这几天都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等过年我包红包。东西还照老样子处理,要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一步啦……”

“行,你先回去吧,路上小心,别忘了下周还有通告。”胡苗顿了几秒,还是把“睡前别喝红酒”几个字嚼吧嚼吧咽下去,只冲他摆摆手以示告别。反正自会有人管着他,毕竟某位一句话可比她这个成天累死累活的经纪人在一旁反反复复耳提面命奏效得多。

王凯并不知胡苗心里的小吐槽,而是自顾自地趁着红灯间隙,埋头从扔在后座的背包里翻出一双黑色厚棉袜。他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还有这双袜子,但眼看快到家中,赶紧穿上才是正经事儿。幸好自己记起这件事,也幸好还有双袜子——虽然配皮鞋丑了些,不然肯定逃不过被训斥“大冬天的怎么又露脚踝、不怕着凉”的结局。想起某人臭着一张脸的画面,王凯不禁缩了缩脖子,赶在最后十秒的红灯里穿上左脚的袜子。

[2]

橘色的灯光从门与门框间的缝隙里悄无声息地漏出来,一点一点将王凯包裹住。靳东洗干净手从厨房里出来时,就看见自家小师弟杵在玄关处,鞋也没来得及换,正弯腰细嗅着数朵盛开的水仙,肩上还有零星水珠滑落,像是落雪遇着暖意软下了身段。发觉有人走过来,他立刻直起身子,眼睛弯成一道月,露出整齐的八颗牙齿,平日在镜头里的立体五官此刻因着这一笑柔化了利落的线条。

“哥,我回来了。”语气里满是欢喜。

靳东“嗯”了一声作为回应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径直朝王凯走去。短短几步路,走过千百遍,有那么一瞬,王凯觉得他的师哥好似暗夜里的提灯者,伫立在前方等待久未归家的鸟儿,然后带着它回到温暖的巢穴。那提灯者停在他面前,将他脸上的每一处细节审视了遍,觉得都有把嘴唇放上去的必要。于是,一贯以“行动大于言语”作为自己人生准则的靳东,在一片朦胧中把对方眼角的倦意和欣喜用暖到发烫的唇保管起来。长而密的睫毛在某个瞬间像受惊的鸟的翅膀不住扑棱,却最终在熟悉的气息间妥帖地睡下。

让一个吻暂停的方法有很多,比如微波炉的提示音。王凯哑着嗓子喊了声“哥”,松开环在靳东身上的手,把双脚塞进厚实的棉拖后走向衣帽间,边脱外套边道:“先吃晚饭吧,快把我给饿死了。”

“头等舱的飞机餐还不够吃?”

“飞机餐还能好吃到哪儿去?”王凯挂好外套,一双鹿眼晶晶亮地望过来,“都一个月没吃哥做的菜了。”

靳东把王凯滚作一处的鞋子摆正,嘴上也没闲着:“刚下飞机就火急火燎地打电话过来喊着要吃晚饭,敢情这一个月说的想我原来都是惦记菜呐!”

“哪能呀!不是哥你做的我才不惦记呢,”几近不惑之年的人还跟个小孩似的黏黏糊糊地靠过来,“所以说到底还是做菜的人。”

心中虽因好话觉得熨帖,面上不过轻笑了下:“洗手去,记得进来端菜。”

菜都是家常菜,青菜番茄土豆丝,牛肉豆腐排骨汤。近两年重新回归话剧表演的靳东相较于之前得了些闲暇时间,除去钻研剧本,余空便重新操起刀板锅勺研究吃食。菜式倒不在追求复杂精细,起初虽不甚顺利,但几番“磨练”后也越做越好吃,只是总不见面前的人长几两肉,这令靳东偶尔想来就升起点儿小挫败。

王凯一坐下就撒欢似的放开了吃,腮帮子鼓鼓的还往嘴里塞一口番茄炒蛋。好不容易嚼完咽下去,筷子又伸向醋溜土豆丝。靳东笑骂了句“吃没吃相”后,依旧认命似的找出纸巾给他家师弟擦去挂在嘴角的饭粒。

“外头那些小姑娘要看见你这副样子,肯定不想——那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不想给你生猴子了。”

“……反正就你一人看得见,况且也不是第一次,现在嫌弃我是不是太晚了点?”

落了句“小没规矩的”,王凯佯装不高兴地撇撇嘴,然后继续欢欢喜喜地吃起来。

“美食至上”是他所奉行的金科玉律,更何况他敢拍胸脯,某人哪会真嫌弃他。

[3]

收拾好锅碗瓢盆,靳东赶王凯去洗澡,自己则从冰箱里翻出一早调好的馅和剩余的面皮,打算包几十个饺子当做明天的早饭。王凯下楼找手机时瞥见师哥在包饺子,便又把手机随手丢回沙发上,巴巴地凑过去。他用一根筷子在饺子馅里戳来戳去,唔,是两人都喜欢的韭菜鸡蛋虾仁馅。眼看靳东动作利落手法娴熟,砧板上的饺子一个个跟雨后春笋似的冒出来,王凯也有些心痒痒,打算抄起筷子一展身手。靳东飞过来一个怀疑的眼神,王凯顿时挺了挺腰板,信誓旦旦地扔出一句“Of course”。他家师哥轻嗤一声,摇摇头,也就随他去了。

包饺子这事儿,到底得看功夫,上天显然不会在赐予你一双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的同时附赠诸如包饺子之类的料理能力。所以当王凯四处寻找剩余的面团以试图补上露馅的饺子时,靳东的眼角早已堆起浅浅的纹路:“你的手可比饺子好看多了。”

“……以前不是吃速冻的就是吃你包的,我这可是头回真刀实枪上战场啊,你看,至少饺子的形状还算完整,值得鼓励。”说罢还煞有介事地给自己鼓鼓掌,全然不是镜头前一贯谦逊的姿态。当然,嘴硬归嘴硬,王同学还要仰仗靳老师的指导。好在他脑袋灵活,四五个饺子包下来倒也称得上是有模有样了。半年后在参加某个访谈节目时,靳东偶然被问及对王凯的印象,第一反映就是接受学习新事物的能力比较强。主持人不知个中曲折,接的话也不外乎表演之类的,靳东却仅是抿嘴点头,没人晓得他早把什么演技、表演一概抛至九霄云外,满脑子转的都是那一排排饺子。

“嗯,这两个包得还不错。”

“也不看看是谁——是跟谁学的!”小狮子的尾巴因获得表扬正要翘起来,突然在半空中打了个转,又服服帖帖地放下,改而微微抬起头,装得一副乖巧样,就差要求“摸头”了。可惜靳东双手正忙活着,有时也犯懒不愿惯着他。不过小狮子眼尖,瞧见他家师哥眼角的纹路又深了几分,就跟被顺了毛儿似的舒坦,自得其乐地继续“奋斗”起来。

靳东做事有个特点,就是极为专注,专注到在同一时间内往往只能全身心地做一件事。身旁有人陪着一起,靳东包饺子的速度明显慢下来。他倒也不在意,来来回回地拨弄面皮里的馅,慢悠悠地同王凯聊些闲话,分享近来各自工作中遇到的人和事。当靳东说到最近参演的话剧时,言辞间对编剧删减了不少他所饰演角色的感情戏颇为不满:“就你回来的前两天,我差点和他在舞台上吵起来,导演都完全同意我的意见,就他固执得跟块臭石头似的,删了那些感情戏……”

“删了那些感情戏就不利于人物关系的整体呈现了,”王凯修补好一只露馅的饺子,趁某人不注意偷偷让它混入整齐的行列中,面上仍旧一派淡定,“我说的对不对?”

“……看不出来最近挺有长进的啊。”

“跟谁学谁,而且哥你知道吗,这回拍戏时雪导不止一次跟我讲:‘你演戏时的一些表情和动作,特别是对某些细节的处理,越来越像靳东了。’”

“李雪那是批评你没听出来?”

“我听着绝对是表扬,向比自己优秀的人学习哪有被批评的道理?”王凯从靳东手里接过筷子,从玻璃碗中挑出一颗虾仁,“哥,你可一定要等着我和你同台演话剧啊!”

“等着跟你在台上互相照镜子?”

“哥,我说正经的,”将手上包好的饺子端端正正地放在砧板上后,王凯抬头看向靳东,好像多年前那个拔节的少年,背着行囊在生命长河的此岸描摹出模糊而美好的彼岸,却又比那时多了几分确信和郑重,“我想有一天能和你一起,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演一场话剧。”

靳东没有立刻回应,而是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饺子的褶皱上,最后用虎口一捏,亦端端正正地放在砧板的最后一块空处。

他拍拍手上的面粉,满意地扫了眼今晚的成果,然后转过头。

“一场就够了?”

他最喜欢他家小狮子充满自信和斗志的好模样。

唔,笑起来的时候也很好看。

[4]

等两人真正踏入卧室时,时针已悄然走过10点。靳东原本要把饺子都装进冰箱里准备明早吃,却拗不过王凯想要煮几个当做宵夜。吃宵夜便吃宵夜,捞起来时才发现有两个饺子破了皮露了馅。王凯抢在靳东前面开口嘲笑他技术不过关,被发现后硬撑着面子死活不承认,一流的耍赖功夫让靳东又好气又好笑地蹦出句“你小子,我信了你的邪!”面子勉强保住,睡前的红酒也就自然而然地被取消了。他独自站在客厅里权衡了半天,最终还是以“面子更重要”结束了这场自我斗争。

躺到床上时,王凯才觉得浑身酸痛,央靳东帮他捏了会儿肩颈总算是缓过来些。他将自己埋入松软的被子,只留一双眼睛在外,打量起卧室里每个好久不见却早在心中勾画过千百遍的角落。靳东正拿着手机,鼻梁上架一副眼镜,认真地编辑今天的节气微博,突然听见身边的人轻轻叹了一口气。

“……说真的,哥,如今的这一切和我最初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靳东暂停下手里的事,偏过头看着他:“你现在后悔是不是也太晚了点?”

在床头灯不甚明晰的光线里,王凯的眼睛依旧晶晶亮亮,好像暗夜里的星光。有那么一瞬,靳东觉得自己仿佛是行走于暗夜的提灯者,手中的燃灯只能照亮一步之遥的土地,头顶的星光却能给予他无尽的慰藉和前路的指引。

“哥,过去和未来我们都抓不住,只有现在才是永恒的。”

“何况,我再也想不出比现在更好的未来了。”

靳东按下“发送”后紧紧握住对方伸来的手,侧身在他的额头处郑重地印下一个轻吻。

“对,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未来了。”

待到天明,他们都要继续去修各人的胜业*,为己也好为人也罢,摆不脱逃不掉。但能于这寒气逆极之时偷得半日闲暇,纵抵得十年尘梦,也不及一室温暖。**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有云:“大寒之日鸡使乳,又五日征鸟厉疾,又五日水泽腹坚。”

于这节气,大寒至寒;

于这二人,大寒至暖。

-完-

注:*、**出自周作人《喝茶》。

评论(2)
热度(69)

© 端阳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