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阳五月

饿的时候才吃饭,爱的时候不必撒谎。

【关于东凯】不囿

*占tag见谅。

*之前写完《大寒至暖》后和相熟的姑娘聊了一会,突然想整理一下目前关于两个人以及东凯西皮的部分想法。

*也算是自己给自己发的小甜饼。)

******

先从演员本身说起。

年初刷完《伪装者》,很喜欢两位演员,于是找了部分两人各自的访谈和参加的综艺来看。如果说此前媒体上的信息让我对两人形成了既定的印象,那么这一系列的“补课”让我对他们的刻板印象有所改变。

人永远是多面的综合体,但演员这个职业往往呈现给大众以单面形象——更确切地说是被呈现,因为实际上媒体和粉丝在其中起着主导作用,通俗点说即演员易被贴标签。标签是个性化风格的凸显,但长此以往容易发生认识的僵化。比如“老干部”这个词,确实能概括靳东的部分性格特点和生活方式,但在某种程度上将他扁平化了——特别是在我补完两期星月访谈后这种感觉尤为明显。比如不惑之年的靳东是稳扎稳打的,在接戏方面有自己一贯的原则,甚至包括书写繁体字、播报节气,这大都给人以“难得的坚持”的印象,但这种坚持或者说固守的另一面恰恰是理想主义,在面对表演和媒体时都表现出现实与理想的冲突——这一点东哥自己也在星月访谈里提及过。此二者不算完全对立但也形成鲜明反差,能够矛盾而和谐地存在于他身上,亦守亦攻,很有意思。

再说王凯,选了鲁豫有约和星月访谈,感觉王凯目前的状态同样很有趣。就年纪来推测,他作为理想主义者的可能性比靳东要大,但就访谈来看,他是再实际不过的一个人。kk始终强调,当下自己最重要且一直努力践行的就是踏实地过好每一天。两人都在认真生活,但kk对现实的强调更甚,且这种“实际”包含对现实的遵从。比如鲁豫问他,毕业之后一段时间内没戏拍,是否会恐慌于此。王凯的回答是,并不恐慌于自己能否拍戏,而更担心肚子和房租,在现实面前人不得不低头。现实主义者对自己往往有较清醒的认识,如自己的红非一夜爆红,更希望自己沉淀下来。但有着成熟考量和选择的王凯仍保有年轻的坦诚和冲动,说话和倒豆子一样几欲全兜出来给人看,真诚到令人觉得可爱。不说玩游戏,个人甚至觉得他喝红酒这个爱好也有点年轻的意味在其中。说起来,王凯有些方面和阿诚这个角色很相似,聪明狡黠精打细算,是果决利落的特工,却又有冲动热血拼命三郎的架势。

故而,好访谈的价值就在于它们能呈现出演员丰满的性格。 

*******

然后说西皮。

年初入楼诚坑,补完访谈和综艺后决定搞rps。戏外的相处、同框的互动萌点很多,不再赘述。令我比较感兴趣的是这样两个人从初识的生疏,到通过一步步接触,在不断了解对方的过程中发生的种种量变和质变。一个“保守”的理想主义者,一个“冲动”的现实主义者,试想这样两个人相遇,初看彼此的差异是矛盾的,好像各自在不经意间闯入对方的不设防之地,莫名搅得一片兵荒马乱,却没有一方能占据绝对上风。但事实上,这种种差异不是对立的,它们可以相互填补本身的凹槽,我付出我的热血冲动,来化解你的理想在遭遇现实时的尴尬;你用你的坚持和原则以及对美好的坚信,令我不至于在低潮中过于痛苦,在成功里迷失方向。不同的性格,又恰好形成反差,更存在互相填补后得一个满圆的可能。就像两个棱角分明的齿轮,在最初的摩擦后恰到好处地啮合。彼此的生命轨迹得以拓宽,并共同向未来延展。

再说两人对感情的态度。从访谈来看,相对来说王凯的态度更为主动和外露(情伤除外)。个人觉得这种你攻我守的状态比较好,干柴烈火一时滚烫,眨眼不过一堆灰烬,而由天自来的春雨终会引得草木萌动,润物无声方是良策。靳东则是“行动大于言语”的人,如果一旦爱了,更愿意通过行动来表达爱意。一显一隐,中庸之和美,加之两人都是对感情认真之人,故其实不论是什么感情,都很美好。

之所以把这篇碎碎念取名做《不囿》,源自一个古早脑洞。有一句歌词说:“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当初想象两人如果早年相遇、相知、相爱,是否会应了这句歌词。但看完综艺和访谈后,我更倾向于相信,假如两人都未娶,恰在这个年纪相遇、相知、相爱,那么他们既能走遍各自的山川湖海,又能回归彼此的昼夜、厨房与爱,身处现实而又不囿于现实。这样的相信,源自他们同样对爱和家庭的责任感,更源自他们同样对于“演员”身份的强调和珍视。

******

以上只是基于现实又超乎于现实的感想,毕竟绝大部分rps的世界说到底都是平行世界,哪怕是现实向。

总是反复提醒自己搞rps不要信真爱,对cp间美好感情的向往也必须仅止于梦【所以相对比较坚强XD。其实两个人作为单独的个体,都非常值得别人的喜爱和支持。所以真正回归现实,面对这两个美好的人,希望他们在今后的日子里各自有酒有肉有美人,亦能凑到一块儿分享同一撮火苗,肆无忌惮地谈天说地。希望他们不囿于人也不囿于己,快活地来这人世走一遭。

临别前也不忘生命里曾有过这样一个人。

评论(10)
热度(50)

© 端阳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