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阳五月

饿的时候才吃饭,爱的时候不必撒谎。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靳东X王凯】

终于一早起来吃的是口糖了【心疼记几。感谢我们绵绵,两人兜兜转转终是对方💝

绵绵:

OOC都是我的锅。


RPS勿扰真人。


——————


那日听着歌和 @端阳五月 聊天,我说我想写一个桥段。端端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你又要给我发刀吗?


所以你对我是有什么误解吗?


顺带感叹一下和端端的一些奇妙的缘分。是有多奇妙(。


——————






 


[一]


靳东坐在台下看着王凯领奖,那人穿着高级定制的西装,身姿挺拔,神采奕奕。微笑着从颁奖嘉宾手里接过奖杯,在话筒前发表获奖感言。


这两年正午从电视圈转战电影界,王凯也开始朝大荧幕发展。正午的制作一向被称为国剧良心,再加上一众精益求精的团队和优秀的编剧团队,所出的电影都是叫好又叫座。


王凯这次不负众望地拿了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王凯照理感谢主办方和公司还有一直支持着自己的粉丝。靳东和侯洪亮耳语了几句,又接着关注颁奖典礼。


正午的习惯是活动后必定聚餐。侯洪亮在酒店定了张大桌子,美酒佳肴地犒劳团队。侯洪亮自然坐主位,左右分列是李雪、靳东和孔笙王凯。这么多年这个位置就没有变过。


那夜大家都很高兴,轮番敬王凯的酒。王凯也来者不拒,酒也喝得杂。啤的白的红的,喝到最后像吞水一样一杯一杯往下干。靳东没做声,只是在一旁聊天抽烟。


宴席散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一众人东倒西歪的,王凯更是喝醉到人事不省趴桌子上睡着了。


侯洪亮仅剩的一点清醒是让秘书给大家把房开了,大家就在这儿睡一夜。胡苗和苹果等一众女生饶自醉的不行却还是坚持要回家。


胡苗对侯洪亮说:“我今晚就是死也要死回家,我这妆都没卸,带妆睡要老十岁的。”


侯洪亮懒得理她们:“行行行,都打车回去啊,别开车了,一个个醉的跟个茄子似的。”


一旁抽烟的靳东就笑,这碍着茄子什么事儿了。


“胡苗啊,你倒是走了王凯怎么办啊?”侯洪亮叫住正在背包的胡苗。


“对哈,还忘了有个宝在这儿。那我就打车先把他送回去我再回家。”


侯洪亮道:“你怎么弄得动一个大男人,要不然让王凯就跟这酒店睡一夜吧,明儿你酒醒了来接他。”


“也行,那就劳驾侯总给安排了。我和苹果就先走了。正好顺路。”胡苗说完,东倒西歪的拉着苹果离去。


“得,小张你给王凯安排个房间。”侯洪亮对秘书说道。


“好的侯总。”秘书小张答应道。


“这不太好吧,王凯这万一酒醒了没人照顾再出点事儿怎么办?”一旁的靳东突然说道。


“也是,那怎么办?要不你送他?反正你今晚没喝酒。”侯洪亮说道。话一出口侯洪亮就后悔了,果然是醉了,这种话怎么能说。


“我送就我送呗。”靳东答应道。


预想中的尴尬场面没出现,侯洪亮倒是松了口气。


侯洪亮瘫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老婆来把自己给领回去。看着靳东把王凯架出门,王凯整个人都挂在靳东身上,酒醉的人瘫软如烂泥。


 


把王凯放在副驾驶,又给系上安全带,靳东才坐到驾驶室,车子从停车场缓缓驶离。


“王凯,你家住哪儿啊?”靳东说道,理所当然地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


之前好像听胡苗说过王凯家住海淀这一块儿,可海淀那么大,哪里才是他的家。靳东给胡苗打了电话,电话响到挂断了对方也没有接。


外头的天色朦朦胧胧的,有要天亮的趋势。身旁的人睡的东倒西歪,靳东只好调转车头,往自己的家开去。


 


 


[二]


 


王凯慢慢地睁开眼睛,仿佛这是需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坐到的事。盯着天花板望了好一会儿他都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地。


这……似乎不是酒店的陈设,也不是自己的家。可是总觉得这盏灯莫名地熟悉。直到他看到推门而入的人,才明白过来自己是在哪儿。


是靳东的家。或者说,是他们以前的家。


靳东本来是准备进屋拿点东西的,却看到王凯醒了:“头痛吗?”


王凯隔了好一会儿才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嗯。”


“那你再躺会儿,一下起猛了容易吐。”


王凯没有听靳东的话,强撑着起来,刚起到一半重重地摔在床上,酒其实还没醒。身体的机能还没有恢复到能够自由活动的地步。


靳东走过来坐到床边:“要不要喝点儿水?”


王凯点点头。靳东就把王凯扶起来,把枕头给垫在他的后背,把杯子递给他:“能自己喝吗?”


王凯接过水,手还有些抖,靳东怕他把水洒在床上,手也没有离开杯子。王凯喝了两口,觉得嗓子不那么干涩了。


“东哥。”王凯终于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怎么在这儿?”


“昨晚你喝醉了,我本来说送你回家的,结果也没问出你家住哪儿,胡苗电话也不接,最后只好把你先带到我这儿了。”


“你让我住酒店就行,何必麻烦你呢。”


“就当我多管闲事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们没有再说话。靳东把慢慢变凉的水杯放床头柜,“我熬了粥,你是在床上吃还是到餐厅来吃?”


“到餐厅吃吧。”王凯慢慢坐起身,现在的状态已经比刚才好了很多了。


看到王凯赤脚站在地上,靳东说道:“把鞋子穿上,屋里虽然开着暖气,可地下还是凉。”


王凯根本没来得及穿鞋,三步并作两步地朝厕所跑去,抱着马桶吐个昏天黑地。


靳东也随着王凯进了厕所,见那人在不停地呕着,他蹲下来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嘴里轻声地安慰着。


王凯吐完,按下马桶的冲水按钮。靳东见王凯脸都憋红了,两个眼睛里都有生理性的泪水。又在洗脸池接了杯水递给王凯:“漱漱口吧。”


口里满是酒味。王凯接过水杯喝了一大口水,在嘴里涮了个圈儿又吐了。总算缓解了一些。


“谢谢东哥,真是太麻烦你了。”王凯说道。


“没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靳东脱口而出,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出来喝点粥吧,你这胃都吐空了,吃点东西垫垫。”


靳东先去了餐厅,王凯从厕所出来,穿上拖鞋也朝餐厅去。


和两年前其实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觉得旧了一些。王凯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米色的家居服,不合身,应该是靳东的。


王凯落座的时候,靳东已经盛好白粥放在桌子上了。除了白粥还有几碟小菜:凉拌木耳、拍黄瓜和糖渍番茄。


王凯才吐过,根本没有胃口。可靳东却坚持让他吃点粥。他也就用勺子慢慢地喝完了大半碗粥。


“昨晚大概也是麻烦东哥给我换的衣服了吧。”王凯看着靳东说道。


靳东夹了一片黄瓜慢慢地吃了:“昨晚刚刚把你弄回来的时候你吐了,衣服也脏了,我给你擦了身,换了衣服。你昨天穿的西装已经送去楼下干洗店了。到时候洗好了我让助理给你送过去。”


王凯想想自己昨晚一定特别狼狈。吐了一身,估计靳东也没能幸免。正在懊悔自己昨晚不该喝那么多的时候,电话响了。是胡苗


“凯凯我听侯总说东哥昨晚送你?可你钥匙还在我这儿呢,你现在在哪儿啊?”


王凯尴尬地咳了一声:“我在东哥这儿呢,你给我带套衣服过来。”


胡苗到了靳东楼下给王凯打电话,靳东给输了门禁密码胡苗才搭了电梯上楼。


“以后别喝那么多了。”在等胡苗上来的的间隙里,靳东说了一句。


“嗯,我知道了。”这样温和的靳东反而让王凯不习惯,以前靳东看到自己喝醉了总是会生气,说自己不拿自己身子当回事儿。可现在呢,只是很平淡地说了一句话,仿佛是对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说的一句普通的话。


胡苗进屋了,给靳东打了个招呼,又给王凯道歉:“昨天我实在是喝多了,对不起啊凯凯,把你一人扔在那儿。”


王凯笑道:“没事儿,就是麻烦东哥了。”


靳东笑笑不说话。


王凯拿着衣服进屋去换,靳东给胡苗倒了杯热水。


两人闲聊之际,王凯换好衣服出来了。黑色的羽绒服和牛仔裤,头发也没有打理,软趴趴地耷拉在额前,像个大学生。


胡苗和王凯给靳东道别。靳东突然叫住了王凯:“你是不是换手机号码了?”


王凯点头:“是的,私人号码换了,工作号没变。”


“那方不方便给我留个你的新号码?”靳东说道。


 


[三]


 


回程的车上,胡苗问王凯:“你们俩现在什么个情况?”


王凯闭目养神:“什么都没有,就是去他家睡了一觉。”


“睡了一觉?是我理解的那个睡吗?”胡苗笑道。


“苗苗姐,你学坏了。”王凯笑出声来,“真的什么都没有。”


胡苗把王凯送回家,又给王凯点了些粥类的外卖才离开。


王凯从靳东家搬出来之后,临时找了个住的地儿,朝南的两居室,有大扇的落地窗户,可以看到这个城市的夜色。


白日的一碗粥早就消化完了,王凯把胡苗点的粥放在微波炉里加热。在等待的两分钟里王凯想起靳东以前说他应该是属兔子的,需要不停地进食才行。


王凯躺在靳东的手臂里只是笑:“可是我是属狗的啊。”


“嗯,贪吃狗。”靳东揉揉王凯的头发。


“说错了,”王凯正色道,“是癞皮狗,这辈子赖上你了。”


微波炉‘叮’一声,才把王凯的思绪回过来。端着鸡丝粥坐在餐桌前,不知怎么的,王凯总觉得食而无味,原本鲜美的粥只觉得寡淡无味,甚至还比不上那一碗白粥。


随即王凯打断自己的这个想法,不能胡思乱想,要朝前看。


 


大约隔了半个月,王凯接到靳东的电话,问王凯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晚饭。而此时王凯正在上海浦东机场,就对靳东说自己还在上海呢,可能今天不行。闲聊两句之后两人挂掉了电话。


胡苗和王凯坐在头等舱,胡苗拿出记事本和王凯对着接下来几日的工作,都是在北京录个节目,然后回上海去拍戏。


空姐给大家发放餐食,头等舱的客人可供选择的种类比较多,今天甚至还有饺子供应。王凯吃着饺子突然对胡苗说:“之前东哥约我吃饭,我拒绝了。”


“嗯?”胡苗没吃东西,拿着一本资料在看。


“我忘了今天是冬至,是他的生日。”王凯连嚼东西的动作都停止了。


胡苗抬手看表:“现在的时间是六点,我们到北京大概八点,你马上赶过来还来得及。”


“你说我要去吗苗苗姐?”王凯终于把那个饺子咽下去。


“你想去,就去呗。”胡苗转头看着王凯,嘴角带笑。


 


靳东躺床上看书的时候接到王凯的电话显得很吃惊。


“东哥你家门禁密码是多少?”王凯在电话那端说道。


 


[四]


 


王凯一身风尘,手里提着一个蛋糕进了靳东的门。


“你不是说在上海吗?”靳东给王凯拿了拖鞋,接过蛋糕。


“我正好从上海回北京。”王凯换好鞋子,“不是说吃饭吗?我还没吃晚饭?”


靳东笑着问:“你想吃什么?”


“今天是你生日,当然要吃长寿面了。”


 


靳东很高兴,已经快十一点了,还是带上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着。切肉洗菜,整个家里又充满了烟火气。


靳东忙活了大半个钟头,做了尖椒牛柳、清炒蔬菜和番茄炒蛋,又就着鸡汤下了两碗面。


看着王凯吃的满足,他不饿也陪着吃了一碗面条。


吃完饭,靳东收拾桌子,王凯拿出蛋糕给插上蜡烛,让靳东别忙活了快过来吹蜡烛许愿。


一个小小的普通的蛋糕,王凯有些不好意思。


“去的晚了,蛋糕店都快打烊了,吃个意思吧。”


靳东关了灯,整个家就只有蛋糕上这一点微弱的光源。小小的烛火跳动着,靳东看着王凯:“你今天能来,记得我的生日,我很高兴。”


王凯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吹蜡烛吧。”


靳东闭眼许愿,然后吹灭了蜡烛。随即又把灯点亮。两人都不爱吃甜食,但是生日蛋糕还是都吃了一小块。


 


“要不要喝一杯?”靳东问王凯。


“你不怕我又喝多了?”王凯笑道。


“没事,喝点儿助兴,不喝醉。”靳东从酒柜里寻了一瓶红酒出来,又拿醒酒器醒上。


两人端着酒杯坐在阳台上喝酒。原本是开放的阳台,后来靳东给封了,用全落地的玻璃做成观景阳台。


“其实那天我在你屋里看到那张照片了。”王凯说道。


靳东想了一秒钟就反应过来。那是两人的一张合照,在日本的京都拍的。那是秋季,京都的红叶灿烂如烟霞,两人并肩而立,站在一树红枫下拍了一张合照。


那天是他们在一起的一周年。照片立刻冲洗出来,靳东提笔在照片背后写上日期,王凯笑他是老年人做派。


“开始是忘了收,后来是不想收,总觉得要留点儿念想。”靳东看着远处的夜景,慢慢地说道。


 


[五]


 


“王凯。”靳东叫他的名字,其实靳东很少在私下场合叫他王凯,王凯见他语气郑重,不由得坐直了身子。


“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靳东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


“……”王凯一时语塞。


“好端端的怎么说这个。”


靳东转头看着王凯:“我后悔了,我后悔当初就这么轻易放你走了。”


“其实,后来我去了圣托里尼。”王凯喝了一口酒,“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但是不去总是觉得……差了什么。”


他们约定的,第二年的纪念日去圣托里尼。可是还没有到那日他们就分开了。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靳东笑道。


“什么秘密?”王凯疑惑。


“那个耳机的秘密。”靳东转头看着外头的夜色,其实冬日的夜朦朦胧胧的,霓虹灯在雾气笼罩之下只觉得遥远而不真实。


 


——那确实是个秘密。王凯以为他不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


 


那时他们还处于暧昧不明的阶段,王凯从国外回来的时候给靳东带了副耳机,说是某个品牌才出的耳机,音质效果非常棒。说着就把耳机插到手机里,手机里放的是张学友的《夕阳醉了》。


音质确实好,而且是耳罩式的耳机,对外界的隔音效果也好,王凯在买的时候试过,耳机里听着歌,外头说话是听不见的。适合他们长途飞行时带着听歌睡觉。


靳东闭着眼睛欣赏音乐,王凯突然小声地说了句:“你知道不知道,我其实很喜欢你。”


后来靳东取下耳机,对王凯道谢,说耳机很棒。


当然王凯也像没有发生过这事一样,就此揭过。


后来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呢,好像也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夜晚,两人在外地参加一个活动,主办方给他们安排的是两间挨着的套房,半夜两人还在阳台抽烟。


也不知道是谁先吻的谁,大抵是那天的夜色太过温柔了,一切的事情都是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


 


“这次换我主动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再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靳东伸手握住王凯的手。


王凯的手心有些汗,靳东摸到他的手的某些地方有些薄薄的茧。


“手怎么了?”靳东问道。


王凯也没有抽回手,“最近在健身,可能是练器械磨出的茧。”


“我记得你不喜欢健身的啊。”靳东说道。


“可是,人是会变的。以前我不喜欢健身但是不代表我现在不喜欢。”


或许真的是分开太久了,两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切。靳东慢慢抽回了手,王凯还是没有动。


“你记得我们以前去安徽的九华山吗?”王凯突然说道。


“记得。烧了香,拜了菩萨。”靳东答道。


“那你还记得我们在山脚下遇到的一个算命的人吗?”


 


春日时节,两人相约去爬山,靳东提议干脆去安徽九华山。王凯想反正也没去过,也就答应下来。


他们在山脚下碰到一个算命的瞎子。靳东和王凯路过,瞎子说了句:“有贵人到。”


王凯止步,靳东也停了下来。两人想着时间还早,也就在算卦摊子那里坐着听。


瞎子问两人的生辰。靳东和王凯说了之后,瞎子在手上掐算了一阵:“你们俩,不适合在一起。龙狗是所有属相里最相冲相克的,龙翔与天,狗伏于地。”


瞎子还说了些什么,可王凯已经没有耐心继续听了,拉着靳东就走,临了还丢下一句:“我们就偏要在一起。”


王凯闷闷不乐,靳东也不急着和王凯搭话。两人慢慢地沿着台阶往上走去。


“其实算命的都是心理学,别信这些。”隔了很久,靳东说道。“若是女问卦,多是婚姻出问题了,男问卦,是事业问题。反正他们就擦这边说,说好不行,难道还不能说坏嘛,人总是有忧患心理,自然会入脑入心。”


王凯还是没说话。靳东就拉住他的手:“你看我们在一起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那些都是假的,而我是真实地存在在你的生命中的。”


后来他们分开了,王凯在想,其实那个算命的瞎子说的挺对的,怎么瞎子都明白的事儿,自己这个明眼人还看不透呢。


 


[六]


 


“我还是那句话,算命的事都是假的。”靳东放下酒杯,手肘撑在座椅的扶手上,十指相扣。


王凯也看着远处的夜色,慢慢地说道:“我觉得他其实说的很对,两个不适合的人就不要勉强地在一起。”


 “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吧。”靳东长长地叹了口气,“只要是你的选择,我就尊重。你过得好,比什么都重要。”


王凯的情绪在一瞬间爆发,他放下酒杯,站起来走到靳东面前,然后附身直接朝靳东吻了过去。


彼此的唇齿缠绕,太久没有亲密相处,仿佛要把对方生吞活剥了一样。


“我觉得他说的对,可是我还是想再赌一把。”王凯松开靳东的唇,然后又坐回自己的位置。


靳东在笑。他从王凯提着蛋糕进门的时候他就知道今晚谈判的结局。在他们的博弈中,他从来都是操盘手。


“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那个秘密?”靳东站了起来,背靠着落地窗户,盯着王凯说道。


王凯不语,只是看着靳东。


“你说那句话的时候,正好是《夕阳醉了》播放完了,跳到下一首歌,中间那一两秒的空白。”


王凯也站起来了,他们隔着一臂远的距离看着对方。


“你知不知道《夕阳醉了》的下一首歌是什么?”


“嗯?”


“《一次就好》。”


 


一次就好,带你去看天荒地老。世界还小我陪你去到天涯海角,在没有烦恼的角落里停止寻找。在无忧无虑的时光里慢慢变老,你可知道我全部的心跳,随你跳。


 


“靳东你怎么那么霸道,”王凯的眼眶突然红了,“说分开的是你,说在一起的还是你。你就不能让让我吗?”


靳东把王凯拥入怀中:“我以后都听你的好不好?”


王凯挣脱他的怀抱,“你说真的?”


靳东笑道:“当然。”


“那……”王凯想了想,嘴角带笑:“那今晚我要在上面。”


靳东哈哈大笑:“好好好,坐上来,自己动。”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永恒开战的时候,你就是我的军旗。”


 






——END——

评论(2)
热度(144)

© 端阳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