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阳五月

饿的时候才吃饭,爱的时候不必撒谎。

【东凯】靳东:人生四重奏

写得持重又不失温情,而且很喜欢东哥的制片人设定,蟹蟹我们绵,特别棒!他们会在另一个世界这样幸福圆满下去的【来自一个看完后痛哭流涕的端。

绵绵喵:

超级喜欢我端的【东凯】王凯:我在人间的历练远远未够 ,写得非常棒!然后暗搓搓的搞了个靳东视角的(因为端阳说她不会写!),其实我更喜欢小满小姑娘啊,好喜欢他俩养孩子。


OOC和文笔渣都是我的(毕竟没文化),爱意和玫瑰都送给 @端阳五月 。




——————








题语:距离上一次采访靳东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的他凭借伪装者爆红,我有幸采访到他,因为时间的关系,仅仅针对戏剧和行业做了交流。五年的时间,他完成了从台前到幕后的转型,从一名专业演员变成了制片人,又接受了母校中戏的客座讲师这一教职,在此之外,他还多了一重身份,父亲。


 


 


序曲:转型


 


被问到:“做制片人和演员最大的不同”的时候,靳东调整了一下坐姿,沉吟了一下说:“工作的类别不一样,重心一不一样。”


“做演员的时候,我只是需要把我的角色演好,配合着剧组去完成一项工作,我是作为一个组成部分而存在的,不用去操心很多问题。可现在我需要做的工作是当初侯鸿亮的工作,总揽和协调,这个时候才知道制片人不好当啊。”


我便问他:“还记得当初您在电视节目上开的那个玩笑吗?”


 “到底老天也没饶过我。”靳东哈哈大笑:“当初说如果制片人有意见,那就让他去死,现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骂我呢。”


“那您为什么要选择做幕后呢?”我微笑着问他。


“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来呢江山代有才人出,现在有很多优秀的年轻人,他们需要机会,而我也尽量地把机会让出来,或者说向他们提供这些机会;二来呢制片人不像演员一样老是扎剧组,我的办公地点很多元化,可以在家,也可以在公司,甚至在接送女儿的途中也是可以工作,我需要更多一点的时间陪家人。”靳东谈到女儿的时候眼角眉梢都是笑,“孩子的成长是一瞬间的事儿,我不想错过。”


“重返母校又是怎样的体验呢?”


“中央戏剧学院对我来说意义非同一般,我在这里成长,受到了戏剧方面最好的教育,母校养育了我,而我如今有幸能成为中戏教职工的一员,自当反哺。”靳东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小口,把杯子捏在指尖把玩,笑着说:“就像龚自珍的那句诗——化作春泥更护花。”


 


 


变奏:家庭


 


“我前几天看到您发微博了,是女儿和家里的狗的照片,有什么开心的事可以分享一下吗?”


靳东扬起嘴角,眼底的笑意更是藏不住:“她很可爱,今年四岁了,在幼儿园读中班,但是我觉得小满所思所想并不像一个四岁的小女孩。”


靳东并没有透露孩子的大名,称呼女儿为“小满”。


“小满并非是我的孩子,也非王凯的孩子,但是我们把她看作是生命中最好的礼物。”靳东笑了起来,“其实说起来也是巧合,或许也是命中注定。”


“我还记得小满来我们家的那天,那天中午我和王凯大吵一架,我拿着车钥匙就出门去。去网球场打了两场球,去车库取车的时候天都黑了。我看到在我车的旁边蹲着一只脏乎乎的小狗,看到我来了就跑开,隔着两米的距离蹲着看我。我当时也没在意,上了车就准备离开。我在出口的时候碰到一个老友,就停下来聊了两句,再度出发的时候看到车子的后视镜里,那只小狗竟然一直跟着我。”


“它当时比巴掌大不了多少吧,也不知道断奶没有。车开了快半个钟头,离家越来越近,我就突然有个念头,如果我现在回去,那只狗还在的话,那我就把它带回家。没想到它还真的就在那里,看到我下车,它像是鼓足勇气到我身边来,围着我的脚打转。等我把他带去宠物店洗澡之后,才看出那是一只漂亮的小金毛。它吃东西的时候吃一口要抬头望望你,眼睛圆圆的,非常可爱。”


“我带着狗回家了,本以为王凯也不在,没想到却听到了婴儿的哭声。我循声进屋,主卧室的床上,王凯正哄着一个小孩子。我就问他孩子是怎么回事。他手上动作没停,转头看了我一眼说是捡的弃婴,交到派出所去了,警察说联系民政部门把孩子送去救济站,等大一些了再送去孤儿院。我就和警察打了个商量,先把孩子带回来,再通过其他途径看能不能找到孩子的父母。”


“从前我们吵架没个三五天是不会缓和的,可这次似乎大家都忘了,王凯在家看着孩子,我立马开车去孕婴店买东西,又托人请了个保姆照顾孩子,毕竟我们俩工作都挺忙,又没有经验。”


“孩子是九个月左右会说话的,那天我抱着她在阳台上晒太阳,她笑着看着我,竟然叫了我一声爸爸,我当时眼泪都下来了。连忙打电话给王凯,他当时在贵州拍戏,手机没信号,回我电话的时候都晚上了,说了孩子叫爸爸的事儿,第二天晚上王凯就搭飞机回来了,却没想到孩子一直没有再说过话。”


“那天晚上我们俩聊了很久,其中大多数都是关于孩子的事儿,也就是在那之后我们俩决定必须得有一个人长时间的陪着孩子,也就是在那之后我才真正地决定从台前转到幕后,或者说为了孩子,我可以不再去工作,我想要陪着她,直到她不需要我的那一天。”


靳东说起孩子,言语温柔,最后又补充了一句:“我希望她不需要我的那一天能慢一点到来。”


 


 


间奏:健康


 


靳东掏出手机给我看女儿的照片,是非常可爱的小姑娘,坐在桌子前吃蛋糕,那只和她同一天到家的小金毛已经长成一条大狗,寸步不离地陪在她身边。


说起女儿,靳东的话语滔滔不绝,和当年聊戏剧的时候他是一样的。


“现在对我来说,孩子才是生活的全部,前段时间她生病了,我人在国外,又有项目在谈,想立马改签飞机回去,被王凯给拦住了,他停了手里的工作飞回北京去陪孩子,等我结束了再回去孩子已好了大半,只是精神还欠缺了些。”


“我们一直把孩子当作是成年人来看待,我们平等地交流对话,不一味地迁就,孩子也非常懂事,她看到我回来了,拉着我的手给我道歉,说爸爸我错了,下次我再也不吃那么多冰激凌了。其实啊我哪儿舍得怪她,只是心疼她那么小的孩子,得了急性肠胃炎,吃那么多苦。”


“后来她也知道我当年拍戏腿受伤的事儿,她用小小的手抚摸我的伤处,其实已经是一条浅色的疤了,轻声说爸爸你还疼吗?疼的话我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王凯刚好端着切好的水果出来,他抱过小满,笑着说没事,你爸爸已经不疼了。”


“我受伤的时候还没有小满,王凯那时候在云南拍戏,我住在医院里,半夜疼的睡不着,又忍者不开止痛泵,就看着天花板熬着。孔导当时也急,没办法就给我发短信打趣我,我当时烦的啊。其实作为演员,拍戏我是从来不惜力了,剧组做了很多防护措施,可是总有万一,怪不了谁。王凯来看我的时候先去问了医生我的情况,得知并没有大碍,好好休养一段时日就行了。才到病房来看我,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本来以为等你老的那一天我才能用轮椅推你,没想到现在就可以了,走吧,医生再让你去拍个片子。”


“其实他也是一样的,拍戏的时候能不用替身就不用,武打戏啊那些都自己上,上次手腕受伤了,白天拍戏晚上去理疗,不得不说他的确非常用功和刻苦。他这几年的进步非常大,无论我作为那个角度来评价他,他都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


“刻苦用功的演员,优秀敬业的艺人,以及一直陪伴着我的家人。”


靳东今天的笑特别多,谈及女儿的时候是宠溺,说到王凯的时候又变得非常温情。五年前的靳东偶尔还能让人从他的身上看到锐气,如今却只剩平和与温柔。


 


合奏:永恒


 


提起自己的爱好,靳东依然提及哈雷机车。前不久才收了一台性能非常好的车,有时间就去怀柔密云那片骑一下。


靳东笑着说,女儿对这些东西都不甚感兴趣,只是会在他的头盔上贴些小孩子喜欢的贴纸图案,有几个头盔被贴得没法儿带出门,简直可以去卡通片串个场。


不过靳东倒是有一项新的爱好,那就是烧瓷。做茶叶生意的老友因为太爱瓷器,索性开了个小窑,自己偶尔也能做上乐一乐。靳东那日带着女儿去玩,老友普洱招待他,女儿坐在一旁喝果汁。


老友给小满装果汁的是一个白瓷的杯子,胎体薄透,倒有几分甜白釉的样子。靳东多看了几眼,老友便问他对这杯子的看法。靳东平日里顶多看个央视的鉴宝节目,哪里说得上来。


老友笑眯眯的地说,给小满的杯子是自己烧的,烧了好些个才有这么一个。这么一说靳东来了兴趣,老友便带着他们去看窑。


后来靳东带着女儿去了好几次,小满当作是去玩泥巴,靳东倒是实打实的和师傅在学,从练泥、拉胚、绘画到上釉,最后入窑烧制。


靳东翻出几张图片给我看,是他最近烧的一些东西,都是些小碗小盘子之类的。他笑着说:“还是很差劲,需要多练习,希望可以烧一对瓶子。”


我笑着问道:“瓶子烧好了,放家里是观赏还是插花?”


“我个人认为它应该兼顾,可是小满对花粉过敏,还是观赏就好。我和王凯是要走在小满前头的,我们总是希望把最好的东西都给孩子,现在想来,最好的东西也不一定是金钱,或者说我想借此表达一个主题,那就是永恒和陪伴。”


 


 


访谈结束之后,同事在现场收拾,我起身送靳东。没料想他是一个人开车来的,我便送他到车库取车,他笑着说:“刚才接到王凯的电话,本来说好晚上带小满出去吃饭的,自己直接去餐厅就好,可今天出来的时候却把家里装了安全座椅的车开了出来,现在要回去接他俩。”


目送靳东的车离去,回工作室的时候我在想如何给这次的访谈做一个结语,却想起了他早年的一条微博,其中也暗含了他女儿的名字——物,至于此可得盈满;人,至于此忙无可憩;人、事、物,小满即可。




————END————



评论(1)
热度(68)
  1. 端阳五月绵绵喵 转载了此文字
    写得持重又不失温情,而且很喜欢东哥的制片人设定,蟹蟹我们绵,特别棒!他们会在另一个世界这样幸福圆满下...

© 端阳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