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阳五月

饿的时候才吃饭,爱的时候不必撒谎。

【凌李】爱情有什么道理

感恩我们绵呜呜呜呜!最好的凌李,他们会一直好好的QAQ

绵绵喵:



给我最爱的 @端阳五月 太太,希望有朝一日酒足饭饱后,乘着月色一起回家(做梦Ing

 

 

李熏然出差刚回来就遇上搬办公室,刑侦原本在综合楼六楼办公,可随着添置的各种新型设备,一层楼就不够用了,甚至还占用了其他部门的办公室。新的技术楼终于建成,装修完毕还没散几天味道就接到命令让搬过去。

季白先是让内勤打电话请搬家公司来帮忙搬桌椅板凳,又交待各人手里的案子特别是档案室的卷宗一定要盯着,千万不能丢掉哪怕一页。

李熏然刚准备给大家打个招呼说回来的事儿,却被季白眼尖看见了,立马招呼他:“李教导,今天的搬家事宜你来主持。”

李熏然一脸“WTF”,就被季白拍了拍肩膀,“这是组织交给你的任务,我还有事儿出去一趟。”

“诶不是三哥,我这才回来。”

季白已经走出几步远,背对着他挥手:“我知道,今天给你记加班,搬完家记得安排大家吃顿饭。”

没办法,老大偷溜,只好李熏然来盯着这事儿。

 

新楼安排了两层楼给刑侦,一层做技术,一层做综合办公。李熏然先是看着消防云梯把些大的设备从拆了窗子的六楼搬出来,又放进新楼办公区里。其他同志早得知要搬家的事,早早地把东西都打包好了,只等用小板车装好送去新办公室。

李熏然让简瑶不要去搬动什么,只要看着工人就可以了,然后去收拾自己的办公室。在旧楼的时候李熏然还同大家在大办公室一起办公,如今换了新环境也分到一间独立办公室。

他手里的东西也不多,主要是卷宗、书籍和电脑,用小板车运了两次也就搞完了。搬完自己的又去帮简瑶。

简瑶也收拾妥当,却在装小板车的时候让李熏然从桌子下找到半箱还没吃完的橙子,简瑶当即招呼大家:“来,先吃点水果,这样可以少搬一些。”

又去拿了刀和盘子,把剩的半箱橙子都切来分给大家吃,李熏然吃了两片,对简瑶道:“这橘子还真甜。”

简瑶又剖好一个橙子,自己拈起一片吃:“熏然,这是你给我的橘子啊。”

李熏然没想起来还有这档子事,笑着说:“不记得什么时候买过了。”

眼见天黑,大家也搬的七七八八了,李熏然招呼大家去吃饭,大家纷纷摇手:“还是算了,太累了,只想去睡觉。”

叫了一圈也没人响应,李熏然只好作罢,最后说:“那下次让季队做东请吃生活。”

末了又问简瑶,是要出去吃还是吃食堂,简瑶想了想:“还是出去吃吧,现在也错过食堂的饭点儿了,不麻烦师傅重新给我们煮面了。”

李熏然同简瑶往大门口走,说道:“那行,我给凌远打个电话,要是他还没吃就一起。”

 

 

凌远正好下一台手术,坐在休息室了养神,接到李熏然的电话不自觉地勾起嘴角:“李警官。”

“远哥,吃饭了吗?”李熏然在电话那头笑,“我和瑶瑶这儿才弄完,准备去吃饭,没吃的话咱们一起。”

凌远站起来往办公室走,一边走一边说:“你们想吃什么?”

李熏然对凌远说“稍等”,又转头过去问简瑶,简瑶无所谓地说,都行。

李熏然就自顾自地对凌远道:“火锅烤肉日料什么都行,要是你想吃清淡点淮扬菜也可以的。”

凌远道:“我昨天听凌欢讲,东区那边新开了一间玻璃餐厅,好像是吃西餐的,环境什么的都挺好的,要不要去试试。”

李熏然又征询了简瑶的意见,最后同意凌远的提议。

凌远一时没想起来餐厅叫什么名字,就让李熏然先打车往那边走,自己问了凌欢再打电话过来。

 

凌远来的比预料的迟,李熏然和简瑶要了冰淇淋和小食吃着等。

李熏然见凌远进了餐厅,对他挥挥手,凌远笑着朝他走过来。

“简小姐,不好意思,我来迟了。”凌远解了西装扣子,把外套搭在椅背上,又把袖扣解了,袖子卷了两折。

简瑶笑着摇头:“凌院长太客气了,我们也刚到没多会儿。”

李熏然问凌远:“路上堵吗?”

凌远招呼侍者来点餐,又对李熏然道:“没有堵,下班时候碰到凌欢,先送她回爸妈家,这才过来的。”

侍者递过来两份菜单,凌远接过来,给简瑶和李熏然一人递了一份过去。

简瑶和李熏然点了自己吃食之后,凌远又接过菜单补点了一些。等餐的间隙,他才细细地打量李熏然,头发好像长了一些,下巴也有一些没刮干净的胡茬。李熏然今天穿得年轻,牛仔衣牛仔裤运动鞋,完全是十八九岁大学生的模样。凌远笑着问他:“李警官这身衣服没见过啊。”

李熏然已经三四天没着家。上班那日他的车牌限号,又赶着去市里开会,只好打车去,会刚开了一半,季白的电话就打进来了,让他立马随组去省里打个案子。

李熏然同会务单位请了假,立马打车去高速口和同事会和。这次差出得突然,除了随身的证件之外就只有手机和笔记本。连衣服裤子鞋子都是抽时间现买的。

听凌远这样问,李熏然笑道:“怎么,我的衣服你都见过?”

凌远也笑:“反正这身没见过。”

谈笑之际,菜陆陆续续地上来了,李熏然点的芝士牛排半天没来,凌远的倒是最先来,李熏然用叉子去叉凌远铁盘里的煎蛋,只叉到一小块蛋白,连蛋黄都没有沾到。李熏然把一小块蛋白送进嘴里,凌远问他:“什么味道?”

李熏然咂咂嘴,“煎蛋的味道。”

凌远切了一块牛排喂给李熏然,李熏然张大嘴接了,凌远再问他:“这是什么味道?”

李熏然嘴里嚼着牛排,含糊不清道:“幸福的味道。”

 

 

回程的途中,凌远先送简瑶。路上车不算多,凌远也开得不快,在车上和李熏然絮语。

先是说了今天从爸妈家拿了好些新鲜的水果,以及老家的亲戚送了好多野生鲫鱼和鳝鱼,明日中午可以做来吃。

简瑶只是觉得今晚的凌院长很陌生。他认识凌远也挺早的,最初是同薄靳言去开会,凌远作为卫生序列代表作发言,她坐在台下听,只是觉得凌远这个人非常有气势,一言一行间有大开大合的气势。

薄靳言几乎没有社交,可有些场合他也必须要出席,于是简瑶作为助手也跟着去了几次,也见过凌远,多数时候是开会,偶尔有酒会。

凌远同其他人交谈的时候她远远地看到几次,多是宾主尽欢的样子,大笑之际凌远同友人碰杯,又喝下一大口酒。

后来得知李熏然同凌远好了,她第一个感觉是李熏然拿不住凌远这样的人。李熏然当时是怎么说的呢?

那时候还是在六楼的走廊尽头的大阳台,李熏然在打电话,眉飞色舞,连手上燃着的烟到尽头也没发现。李熏然终于挂了电话,一转头才看见简瑶站在不远处。

他脸上的笑还没收,问简瑶有什么事。

简瑶并没有笑,只是问他:“听说你和凌远在一起了?”

李熏然加深了笑容:“诶你怎么知道。”

“刚才是给凌远打电话吧?”简瑶问道。

“啊对,”李熏然点头,“晚上我们说一起出去吃饭,一起吗?”

简瑶摇头拒绝邀约,只是道:“熏然,你要想好。”

李熏然慢慢敛起笑容,“想好了,其实有些事情,也没有太多的道理,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这就够了,能走一段算一段吧。”

后来简瑶再没提过关于凌远和李熏然的事。

 

如今听着凌远用很轻松的语调在同李熏然商量。凌远道:“橘子挂了一冬,皮有点蔫了,但是是最甜的时候。枇杷是新摘的,七八分熟,大概再放几天会更好吃一些。”此时遇到红灯,凌远踩下刹车,又慢慢地说:“樱桃在车里放的时间有点久了,可能不是很新鲜了,我们回去挑一下,如果还能挑出好的就拿来泡樱桃酒,你想吃新鲜樱桃的话,明早我去菜场买。”

李熏然也不时地回应几句,车里似乎只有他们二人。

“简小姐,”凌远叫简瑶,“明天中午来家里吃饭吧,本来想送点鱼给你,但是怕你拿回家不好收拾,还是直接来家里吃方便。”

李熏然也回头对简瑶道:“来吧瑶瑶,明天上午我来接你,远哥做鱼很好吃的。”

凌远又道:“下午可以去看电影,家附近的商场落成了,电影院也开了,你前段时间念叨的电影,如果还没有下映可以明天去看,或者去野餐也好,年前你说要挑个好点的天气去烧烤,我看天气预报说明天就是晴天,野餐垫和烧烤的工具都是现成的,只要准备点吃食就可以去了。”

凌远又问李熏然:“你想去公园还是去农家乐?”

“唔……”李熏然想了想,又问简瑶,“瑶瑶想去看电影还是去烧烤?”

简瑶笑着摇头,“你们去吧,明天靳言出差回来,大约还有很多资料需要整理,我得留下来帮他。”

李熏然也没有勉强,只是略遗憾地说,下次也不一定是什么时候了。

 

说话间已经到简瑶家楼下了,凌远从车里取了一箱橘子和一兜枇杷让李熏然送去简瑶家,自己在小区门口等。

凌远大概等了一根烟的时间,李熏然小跑着从小区里出来,凌远灭掉手里的烟,笑道:“送到家了?”

“送到了,帮她把水果都放好就下来了。”

“简小姐没请你喝杯茶?”

李熏然笑着去揽凌远的肩膀:“请了,只是我不想你等那么久,就没喝。”

凌远抓住李熏然垂在自己肩头的手,一偏头过去吻李熏然的手背:“那走吧,回家。”

回家的路上李熏然问凌远:“明天就我们两人,怎么安排?”

凌远笑道:“都可以,反正只有我们两人,怎么都可以。”

李熏然也笑,“也是,怎样都好。那睡醒再说吧。”

 

今晚的月色很好,凌远打开车顶的天窗,两人乘着月色回家。

 

——fin——

 

 


评论
热度(233)

© 端阳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